父亲的处世哲学

发布日期:2017-11-13 10:23:52

父亲的处世哲学
中国中医科学院眼科医院  付晨阳
 
  我的父亲出生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,在家排行老小,兄长阿姊几个通过考学、入伍都走出了大山,父亲却处处受阻。但父亲并未就此消沉,拜师学艺,自我钻研,掌握了一门技术,只身一人到外面闯荡。起初给别人做管理,后来独立承包,有了自己的建筑队,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“包工头”。
  在我的印象里,别的包工头就像大老板,偶尔到工地走一走,转一转,打打电话,动动指挥棒。我的父亲却总是亲力亲为,抠质量,核材料,工地里的大事小情,父亲了然于胸,风吹日晒,披星戴月,“包工头”嫣然成了“包公”。这个“包公”不仅是皮肤黑,而且一丝不苟,公正不阿。事必躬亲是为了随时进行质量控制,杜绝偷工减料,粗制滥造。父亲常说:“少挣点钱没什么,决不能出现豆腐渣工程。”不仅如此,每到年底发工资的时候,父亲总会给大家补个整数,年幼的我有些不满:“当我的压岁钱不好吗?”父亲却说:“工人们辛苦了一年不容易,多挣点钱能过个好年。”
  后来,我也走出了小城镇,来到大都市求学工作,父亲每每嘱咐我要和同事和睦相处,勤于请教,工作上要踏实肯干,少说多做。走出学校的象牙塔,我有幸成为一名党务干部。刚参加工作时,党办集群团工作于一身,我渐渐认识到,工作的多样性不仅要求 “能写作”,还要“善组织”,不但要“有效率”,更要“出成效”。党务工作不仅是管理,更是服务,如何更好地围绕中心,服务大局,真正发挥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,激发全院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,对我不仅是一种锻炼,更是一项考验。但我继承了父亲不服输的精神,我努力践行自己入院时的庄严承诺:“干一行,爱一行。”作为一名新人,我勤于向领导学习处世之道,向同事学习工作方法,向临床一线学习医学常识。对于繁杂的工作,我惯于事先筹划,主动参与,及时总结工作经验和不足,扬长补短,以求进步和提高。
  转眼间,我已离家在外十余年,虽然与父亲交流的机会不多,但多年的耳濡目染,我已然受到熏陶。在父亲的眼里,我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,可岁月早已在父亲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痕迹。父亲已过花甲之年,半辈子虽然辛苦,但却无愧于心。父亲通过双手创造了自己的生活,赢得了大家的尊敬,收获了简单的幸福。爱岗敬业、与人为善、吃亏是福,是父亲传授给我的处世哲学,我也会继续传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姓名:付晨阳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联系方式:68688877-5558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推荐单位:中国中医科学院眼科医院